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5期

目录

《岛》 林 森 
《钢的城》 罗日新

选段

我寻向绿色更加茂密的地方。

眼前忽然平坦起来,竟然好像是铺好的路。往两边一瞧,火山石浩浩荡荡,垒成了好几个鱼塘,这些鱼塘内有一些水,但并不深。石块围成的,好像是万里长城的其中一段——这是一段铺设在孤岛上的长城,孤绝、怪异。不知道谁在这里垒成了它们,它们又有什么用?石块的缝隙里,长出了各种颜色的海边植物,即使在海边长大的我,也仅仅认得野菠萝、珊瑚菜等寥寥几种,一些藤蔓上,长出各种颜色的花,而白色的最多。随着植物的出现,脚下的沙子更多了,我逐渐接近了这个小岛的中部了。越靠近中部,沙子越多,终于,脚下全是细软的白沙。数不清的木麻黄树,在岛中央,形成了一片林子——我在岸上看到的那一抹绿色,便是这片树林吧?凭着直觉,我猜想,要是那个怪人住在岛上,这片林子一定是最好的选择。海风把木麻黄林吹出一种奇特的声响,这是住在海边的人才能感知得到的,那是木麻黄针尖一般的叶子破空的声音,飘荡起来,有一种四顾怅然的虚空与寥落。我能听得出,这岛上的木麻黄叶摇摆的声音,又和海涯村那片林子里的不一样,这里的声音,好像夹杂着一股回声。沙子并不干净,不时有些人世带来的矿泉水瓶、泡沫块、塑料袋等垃圾,这都说明,可能我离那个怪人越来越近了。我心中竟然没有任何怪异或不安的感觉,反而十分坦然,好像我来此,不过是确证一个已求解的猜疑,不过是回到一片熟悉的故地。

选自《岛》,作者:林森
发表于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5期


一切安排妥当后,大头才离开蔡红餐馆,骑车进厂回到炉前,与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刘胜利、活宝和叶老实一起,炼完最后一炉钢。他们到澡堂洗完澡,换上衣服,一齐骑车来到蔡红餐馆。

蔡红也已安排妥当了,今晚不对外营业,将小房的桌椅板凳全部搬到大房,摆了五桌,显得十分拥挤。因为今晚是散伙饭,大家都愿意挤在一起。以后各奔东西,再难有机会见面了。大头他们来时,抓阄完后就回中窑湾家的赖子,已经先来了,还带来一瓶白瓷瓶茅台酒。赖子说,这瓶茅台酒放在家里二十多年了,还是那个凭票的年代他爸买的,一直舍不得喝,今天带来了。见大家都陆续来了,五张桌子都坐满了,蔡红进来问大头是不是上菜。大头说:“等等,一会儿大昌就到了。”大头又四下望望,说:“怎么叶老实叶师傅还没有到呀?”

说叶老实叶老实就到了。他一进门就流眼泪,还发出呜咽声。赖子有些不耐烦了,冲叶老实大声说:“有什么好哭的嘛,不就是下个岗吗?又没要你的命!”有人拉住赖子,说叶师傅是个老实人,让他哭出来,憋在心里,会憋出病来。

选自《钢的城》,作者:罗日新
发表于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5期

×

首页 | 十月 | 十月·长篇小说
投稿 | 微店 | Kindle版
2018插画展 | 2018回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