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3期

目录

《放养年代》……马笑泉
《童年兽》……陆源

选段

陈玉说:“埋在幼儿园好是好,但蛮多小孩子在那嗨,容易被发现。反正到时候挖肯定要我们四个人到场,埋在哪里还不是一样?”

戴娜听得入耳,也就同意了任冲的方案。

挖土的工具由任冲提供,是任建国为钓鱼而挖蚯蚓用的小锄头。本来以为三下五除二就会出现个大洞,但挖到手酸,还只掘了个小坑。陈玉要来帮忙,任冲喘着气说:“你们妹子莫管。”然后让任安接手。兄弟俩挖了足足半个小时,头顶腾腾地直蹿热气,才把洞挖好。陈玉和戴娜装满一盒冰,一盒雪,把盖子压严实,叠放进洞内。盖上土后,任冲又用脚把地踩平,然后说:“你们都记住这个地方,等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再来挖。”

任冲、陈玉、戴娜都带着美好的憧憬点点头,仿佛正在别人惊异的目光中品尝着穿越季节的冰凉。

把雪埋好后,任冲越想越觉得兴奋,觉得到时可以让爸爸和妈妈都大吃一惊,跟着宋巧云去报到的时候,也兴高采烈。

选自《放养年代》,作者:马笑泉
发表于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3期


我喜欢看他们打谱,不论是眼前的姬老师,还是姬老师的老师冯老师,大凡高手摆棋、讲棋,我在一旁都格外放松,那是彻底的放松,是一泻如注的放松,是魂不附体的放松……然而巨头即使在研究棋谱时,依旧吵得不可开交,他们过剩的荷尔蒙无处发泄,满脑子输赢,忍受着胜负思想的酷烈灼烧。姬老师说,看别人打谱也能够长棋,甚至最容易长棋……所谓长棋,并非指棋形之长短,而是与长高类似,指棋艺提升。但长棋这个说法更专业,更地道,使你联想到厚积薄发,联想到大陆板块的造山运动,仿佛长棋者不仅高度增加了,连体积也相应变大,而且手脚变粗,肌肉变硬。长棋者犹如充气的飞艇,即将横越浩瀚无边的海洋,奔向一片乐土,赢得丰厚的回报和闪光的荣誉!……

选自《童年兽》,作者:陆源
发表于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3期

×

首页 | 十月 | 十月·长篇小说
投稿 | 微店 | Kindle版
2018插画展 | 2018回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