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2期

目录

《他乡》……付秀莹
《日近长安远》……周瑄璞

选段

我躺在床上,像一片干枯的叶子,虚弱的,苍白的,轻飘飘,一阵风就能把我吹走。冬日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过来,在床边和地板上画出水纹一样的影子,一漾一漾的。这么多年了。我只顾踉踉跄跄赶路,几乎从来没有片刻的喘息。前路苍茫,我哪里还有余情稍作停顿呢。我不过是求一份安稳人生罢了。这么多年了,是求安稳而不得,反倒陷入一种,怎么说,一场感情的泥淖里,左右辗转,不得自在。我是在惩罚自己吗?我明知道,跟老管,是没有希望的。我的敏感的细腻的心性,我的女性的本能,都在我的内心深处,一再警告我,离开这个男人。远离他。然而,我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呢?是不是,私心里,我不肯承认自己的遇人不淑,不肯承认自己,再一次看错了人?是不是,我的内心深处,真的有那么一种疯狂的东西,或者说冒险的气质?一件事越是危险、绝望,越是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,吸引人要亲身去尝试。越是深渊,越是叫人抑制不住纵身一跃的冲动。也可能是,这么多年了,在婚姻里围困既久,我真的对这一份天外飞来的情感,有着孤注一掷的期待、依赖,或者叫作指望也好。我哀哀地指望着,这一份情感,能够把我从多年的围困中解救出来。至于前路,我还无暇顾及。

——选自《他乡》,作者:付秀莹

罗锦衣成为三百里外那两个家族的灵魂人物,不管是娘家还是婆家,只要有事情需她出面,她立即像士兵奔赴战场,不管是大中午还是夜半三更,从老家传来的消息——当然,老家没有传来过好消息,都是需要她像个机器一样立即发动的事情——就是战斗的号角,她四处奔波,提供最大可能的援助,为侄男弟女们开辟一小片人生新天地。每办成一件事,每帮助一个人,她都感到幸福,看到亲人满意的笑脸,成就感荡漾心底。两个家族里,不断有人在她的提携下,以各种方式离开土地,来到县城、市里、省城,考上学的,找到工作的,置办门面房的,斑鸠筑巢,蚂蚁搬家,最后除了四位老人分别留守罗湾和祝庄,老家基本没有人了。罗锦衣和祝新生的家,成为两个家族驻省城办事处,门不断被敲开。罗锦衣天然一副热心肠,也没有娘家婆家之分,来者皆亲人,一视同仁,笑脸相对,尽力帮衬,吃了喝了临走还给钱给物。祝新生和全家人越来越佩服她,敬重她。

——选自《日近长安远》,作者:周瑄璞

×

首页 | 十月 | 十月·长篇小说
投稿 | 微店 | Kindle版
2018插画展 | 2018回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