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十月·长篇小说》2019年第1期

目录

004《家长》刘庆邦
173《去洞庭的途中》郑小驴

选段

人在平地时,一般不仰脸往高处看、往天上看。人一旦到了低于地面的低处,就会不由自主地往高处看、往天上看。他们都看见了,天很蓝,蓝得深不见底,等于什么都没看见。他们希望能看见一只飞鸟,或一片树叶。可没有飞鸟,也没有树叶。花丛中倒是有蝴蝶、蜜蜂等,但它们总是在低处飞,不往高处飞。他们要是站在地面,麦子和油菜还遮不住他们,别人从远处还可以看到他们。他们一下到坑底,别人从远处就看不到他们了。他们像是得到了一种逃离的神秘感,又像是得到了类似藏猫猫的快乐。

何新成看见坑边的土披落下来,落到了坑底。这些土像是冬天上冻时冻酥的,到了春天一化冻,就纷纷披落下来,如同为坑底垫上了一层软土。坑底还长出了一些野草,点缀着零零星星的小野花儿。何新成觉得在这里摔跤是可以的。麦子和油菜都长起来了,在麦棵和油菜棵里摔跤会毁坏庄稼,那是万万不行的。何新成想,怪不得华阳虎说他提前侦察过,要是不侦察的话,不会发现这样适合摔跤的地方。

他们都把书包卸下来,集中放在一起。华阳虎做得像职业摔跤手那样,绕着场子走了一圈,把场子踩了踩。踩完了场子,他站在场地中央,把架子扎了扎,把膀子晃了晃,招呼何新成说:来吧!

——选自《家长》,作者:刘庆邦

去洞庭,去洞庭!心中强烈的念头在催促着他。他一刻也不能耽搁了。他要去那片浩瀚的汪洋,去人生的绝境,了却最后的羁绊。他要亲自审问他,当着她的面。也许他会失控,冲上去痛殴他一顿,打得他像狗一样呜咽、求饶。也许连动他的念头都没有,像惺惺相惜的老朋友,喝点小酒,吹吹牛,聊聊人生,就此别过,从此相忘于江湖。

……

他也知道,洞庭,此刻不仅仅是长江边的一片汪洋,也是他们命中危险的归宿。有那么片刻,他就要动摇了,差点打电话制止小耿。然而当他再次凝视她的眼睛,透过她深邃的瞳仁,明白在他提供给她的归宿里,她从未像现在这么珍惜过。但也仅此而已。她不过是需要一个归宿而已,内心渴望的依旧是自由。那是两种背道而驰的选择,他们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。他摆脱她的手臂,指头轻轻地敲打着方向盘,说你担心什么?不过是见个朋友而已。牛顿我已经交给我爸妈在照看,他在那边过得很好,你就放心吧。她显得很失落,眼里残余的温柔蓦然消失了,一片冰霜。冷冷地说,也没担心什么,如果你想去,我就陪你去吧。

——选自《去洞庭的途中》,作者:郑小驴

艺术·国际版画艺术家作品欣赏
封面 黑岩(局部) 莫妮卡·朴沃
封二 岩间海水 莫妮卡·朴沃
封三 枯树 莫妮卡·朴沃

×

首页 | 十月 | 十月·长篇小说
投稿 | 微店 | Kindle版
2018插画展 | 2018回顾